商品货币和美元货币

一、 什么是商品货币。

在国际外汇市场中,大家通常听到商品货币或者美元集团货币如何如何,那么究竟什么是商品货币,什么又是美元货币呢?今天我就在这里为大家简单的讲一下。

商品货币的主要特征主要有高利率、出口占据国民生产总值比例较高、某种重要的初级产品的主要生产和出口国、货币汇率与某种商品(或者黄金价格)同向变动,等等。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盛产煤炭、铁矿石、铜、铝、羊毛等工业品和棉纺品,澳洲在这些产品的国际贸易中占绝对优势,占据了支配地位,而这些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基本以美元标价,因此这些商品价格的上升不但有利于该地区经济的增长,也有利于本国货币汇率的上扬。去年底今年初,黄金、石油价格、农产品大幅走高,国际商品期价指数(CRB)也升至五年高点,一路推升了澳元和新西兰元货币汇价。统计和图形表明,世界商品价格与澳元、新西兰元汇率的走势有着较强的正相关关系。从图形中可以发现,尽管澳洲和新西兰不是黄金的重要生产和出口国,但是这两国货币汇率和黄金价格正相关的特征比较明显。CRB走升为澳元和新西兰元带来正面影响。因此该两种货币常有“商品货币”之称。而加拿大虽然也是世界上重要的出口国,但国际商品期价指数的主要组成部分中,难以看到加拿大的优势商品,因此CRB的变化同加元缺乏相关性。从图形中,我们可以发现这一点。

除此三种常见货币之外,南非兰特和挪威克朗也被人们习惯性的称之为商品货币。

(一)、澳元和澳大利亚经济分析

澳洲的出口贸易情况。

澳大利亚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出口导向型的国家,如今,出口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的25%左右,而80年代中期,这一比率仅在15%左右。作为先进产品和服务的供应国,澳大利亚正在开发新的经济增长点。90年代,经精心改造、高增值的产品的出口年均增长14%,远远超过日本和德国的增长速度。机械设备、电子元件和组装汽车的出口在过去十年中也有大幅度提高。在科学和医疗设备、电信设备、计算机软件和航空产品等高技术产品领域澳大利亚也颇具竞争力,正在形成新的优势。

“澳洲所有商品均受到澳元升值的冲击,加上旱灾的影响,这将会对澳洲商品出口获利造成重大打击。” 澳洲政府高级官员表示,澳元走坚以及新州和昆州的旱灾,澳洲农业遭受了巨大打击。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农产品出口损失逾20亿澳元。但实际上,这对于澳洲整体而言损失不大,几乎可以忽略。因为按照2002年的数据,澳洲的农业出口值只占全部出口额的6%左右。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的加工程度有了稳定提高,反映了澳大利亚出口产品的组合愈加精细,原材料的附加值有了提高。未经加工的食品、燃料、矿产和其它初级产品的出口从90年代初的46%降到了2002年度的30%。上述数字中,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澳洲的初级产品出口在整个贸易中的比例越来越小,同期,包括服务贸易、移民以及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在国际中的优势越来越明显。由于受到了恐怖袭击和单边政治经济霸权主义的影响,美国的旅游以及移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限制,而澳洲却与此恰恰相反,以咱们中国为例,这两年去澳洲留学、移民、旅游的国人呈现直线上升之势,在这些因素此消彼长的不断变化中,澳元汇率兑美元保持了一个长期的升势。

(二) 、加元和加拿大的情况。

加拿大出口商品结构在过去十几年中发生很大变化, 自1976年以来,出口增长较多的是通讯,运输设备,化工品及石油产品,上述产品在加拿大总产品出口中的比重已由1976年的30%上升到45%,出口年增长率为15%。 木材及纸制品(纸浆,新闻纸)是第二大类出口产品,出口年增长率为10.4%,年出口额在180亿美元以上。食品, 饮料,烟草已成为第三大类出口产品,年出口额超过95亿美元.此外,小麦,肉,海产品,石油,天然气,铝,镍,铅,黄金等有色金属也是加拿大重要的出口产品。我们应该注意到黄金在加拿大整个出口中的比例也是十分小的,大概只占到1个百分点,所以比较后发现加元汇率和黄金的价格几乎没有什么正关联。 按出口在GDP中所占的比例,加拿大分别是美国和日本的四倍和两倍。因此,虽然在大家的认识中都认为日本是一个出口外向型的国家,但是实际上,加拿大是西方七强里依赖出口最重的国家。

我们可以发现,由于一些初级商品的需求缺乏价格弹性,也就是说这些商品可能是一些人们的生活必需品,如海产品、农产品,因此如果价格上扬如加元的升值,可能不会对这些产品出口量产生特别大的影响。与此相对应的是,一些无法替代的商品如果价格上扬,却给加元造成升值的压力。

通过上述分析,在某种意义上讲,商品价格的变化对于这些所谓的“商品货币”汇率走势的影响力依然存在,但作用正越来越小,因为这些商品不论在整个国际贸易抑或这些国家的外贸中的地位和份额都日渐甚微。并且在研究之后发现,澳元汇率虽然同黄金有一定的关联,但是这种很多时候都发生失真的情况,更有甚者,澳元汇率和黄金价格不仅没有正相关的关系,反而呈现相反的变动方向。对于澳洲来说,黄金并不是其主要的出口产品,占整个出口的比例大概不到1个百分点,更是无法同南非这个世界的黄金出口国相提并论。 因此 澳元的走势和黄金价格的关系是否可简单下定论,仍有待于商榷和进一步的研究,就我个人而言,这种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偶然性。

二、 美元集团。

(一)、谓美元集团指的是那些同美国经济具有十分密切关系的国家,这主要包括了同美国实行自由贸易区或者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国家,以加拿大、拉美国家和澳洲为主要代表。同时,将要成为美元集团货币的还有亚洲的新加坡,大家已经知道美国和新加坡已经签订了双边自由贸易协定,新加坡经济今后对于美国的依赖程度家进一步加大,虽然处在亚洲,深受日元的影响,但未来也许将会在很大程度上追随美元的走势。

这些国家同美国经济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鉴于我们手中关于拉美国家的资料极为有限,且这些货币基本上同我们没有关联,因此不作分析,这里主要以加拿大为例,加拿大对美贸易约占加外贸总额的81.6%,我们知道加拿大出口占据其GDP的四成,那么换句话说,也就是说加拿大的全部GDP中有三分之一是美国购买的,相对而言,澳洲和美国的经济依存度相对较低,因此在随后的一系列问题中,我们将会看到这一点对于汇率的影响。

我们通常说的美元集团货币和商品货币有一些区别,这种区别主要表现在这些国家同美国的经济是否极为密切,表现在汇率上面,加元兑主要币种的走势同美元兑主要币种的走势基本一致,因此严格意义上讲,加元是特别典型的美元集团货币,例如我们可发现欧元兑美元和欧元兑加元的图形保持着良好的同向性,只是在去年以来美元普片下跌的过程中,这种联系才慢慢减弱。同时鉴于澳洲和美国经济联系相对小于加拿大,而其汇率和商品价格更有关联性,因此其商品货币的属性要大于加元,但通常基本上可以认为加元、澳元既是商品货币又是美元货币。

另外,虽然同属于美元集团,或者说具有类似的特点和属性,但是各国的经济周期同美国并不完全一致,有的时候稍稍滞后一些,有的时候则会提前一些。因此商品货币的走势,特别是加元、澳元同美元的联系也不尽相同。

1、 加元的商品货币属性。

加拿大在世界贸易中的地位。

尽管国际商品的价格上升对加元升值的促进作用可能并不明显,但从一个国家出口的整体情况——作为农产品和海产品的生产和出口大国,加拿大向世界177个国家和地区出口 其50%的农产品和75%以上的海产品。实际上,加拿大是排名美国和欧盟之后的世界第三大农产品出口国,占世界农产品总出口的4.2%。同时是世界第五大海产品出口国,这样的数据看,加元还是会得到一定的利好刺激。这种分析得从具体的数据中分析后才能得到。可以肯定的是,国际商品期价指数的变化和加元汇率的关系要小于它同澳元之间的关系。

在过去的十年里,加拿大的农产品、食品出口几乎翻了一番,从十年前的130亿加元到2002年的257亿加元,这还不算海产品出口的47亿加元。这些数字使这个行业去年产生了近50亿加元的贸易顺差。

这些因素导致去年加拿大出现了大量经常帐顺差,加元的升值也就不难解释了。

2、澳元的美元货币属性

传统意义上,美国只是澳洲第二大贸易伙伴,在全部对外贸易中,日本占据了20%,而美国则不到10%,最近几年中国、韩国及其他东盟国家同澳洲的贸易飞速发展。尽管还存在众多不确定的因素,但是美国仍然是澳洲重要的出口地和主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且近年来有不断加强的趋势。

澳政府现在正在把越来越多的精力放在了同美国的关系上。澳大利亚总理约翰·霍华德毫不动摇地支持美国总统布什的反恐战争,随时对阿富汗伊拉克出兵,霍华德政府期望借此得以在同美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中获得特殊待遇。澳大利亚的财富市场----拉动内需的主要消费者群都位于金字塔尖。为了保持国内经济增长的良好态势,霍华德希望在同华盛顿建立新型的特殊关系,即同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对于澳大利亚来讲,美国变得越来越重要。”霍华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表示。“我们的目标是能否得到通往世界上最大最强经济的和约。如果我们办到了,那将为我们未来的繁荣上了保险。”他估计最乐观的时间是在明年早些时候协议将会递交到美国国会。如果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再加之澳美的经贸往来可能会慢慢赶上并超过其同亚洲的关系,这也许意味着澳洲的美元货币属性极可能在未来愈发明显。

霍华德说“我们规模适度的经济是强有力的”。事实证明澳大利亚的国内经济具有弹性,特别是在全球经济低迷和国内干旱导致农业部门受损的时候,它的经济还在稳步发展。当其他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放慢和面临通货紧缩的威胁的时候,澳大利亚的国内需求仍然保持活力。在国外,澳大利亚出口中国市场的日用品销售额大幅度增加。而它的GDP保持在4650亿美元左右。与其亚洲邻国相比,澳洲经济更有实力。对于澳洲的决策者而言,未来如何保持这种相对有力的经济增长才是真正的难题,也许和美国建立特殊关系会保持这种活力。

三、去年以来商品货币的走势分析。

从分析的角度看,影响加元、澳元的主要因素分别是其国内的主要经济面,利率,商品价格,当然了这几个因素并不是单一和孤立的,内在联系非常紧密,有的时候甚至互为因果。那么为何去年以来商品货币表现得如此亮丽,也就可以从这些方面来剖析了。

1、 成功的经济政策使得经济情况较为良好。

澳洲、加拿大近年来的经济情况要明显好于美国和其他经济体,这在某种程度上归因于这些国家的经济政策的调整。澳洲经济增长势头持续良好,国内需求旺盛,商业信心充足,虽然出口降低导致贸易逆差扩大,2003年的增长率在3%以上,在过去10年的平均增长率在4%----但是今年增幅的下滑主要归罪于全球经济的疲软和澳洲出现干旱,这些因素影响去年的GDP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不过即使是这样的增长率,对于经济苦苦挣扎或是停滞不前的欧洲、美国和日本看来仍然是难能可贵的。澳大利亚的增长率大部分归功于这三年繁荣的国内市场,优惠的政府政策和30年里最低的按揭利率,结果就是消费市场需求高涨。

去年,澳洲国内虽然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对于澳的农产品出口造成了一定的困难,并且澳元升值对于出口不是一个好的消息,但是相对澳洲国内的强劲消费和投资需求却有效的刺激了澳大利亚整体经济看好。此外,澳洲的出口中,有很多商品是其它国家不能代替的,这些产品缺乏价格弹性,也就是说,价格的小幅变化不会引起有效需求的变化,另外,一个多世纪以来,澳洲的某些产品特别是初级产品的出口积累了强大的实力,澳洲的出口商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因此澳元的升值实际上对澳州的比较优势产品出口虽然有负面的影响,但并不足以改变澳洲国内经济继续以较高速度增长。

加拿大的情况和澳洲国内情况有部分类似的情况,大家知道,加拿大在某种程度上实际上是美国的一个州,一个供应大部分生活必需品(非奢侈品)的后方和基地,虽然美国经济陷入低谷,但是对于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却不会减少很多,且加拿大几年以前进行的经济改革政策也已经见到了成效,其国内迅猛增长的增长抵消了外部需求疲软,加拿大最近几年的经济增长速度都超过了美国,此外其经济周期和美国也不完全重合,因此在去年全球经济低迷的情况下,加拿大亮色依旧,自然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目光。

2、 贸易结构的积极调整。

澳洲和加拿大近年来纷纷改变了出口结构单一的状况。

澳州政府进行着内部的改变,例如澳大利亚经济的内部改革使其在市场变化面前更具灵活性、反应更灵敏,因为它有有效的宏观经济管理、持续不断的结构改革以及竞争力很强、十分活跃的私营经济部门。在98年的金融危机后,澳大利亚出口商纷纷转向北美、欧洲、中东和南美等新市场,1998-99年度,澳大利亚对沙特阿拉伯的商品出口增加了95%,对埃及的出口增加了71%,对墨西哥的出口增加了46%,对智利的出口增加了39%,等等,在去年的全球通缩的严重危及之下,澳洲加大了对中国及其他一些经济快速发展国家的出口力度。比如,中国对澳洲的铁矿石进口近年来不断增加,也对澳元的升值做出了相应的推动作用。另外,澳洲目前已经渐渐改变了单一出口初级产品的局面,从澳洲近年来力推旅游和移民以来,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且其国内的经济政策、政治局面温和和稳定,均给予了澳、加等国家良好的可持续性发展空间。由于IT和其他新技术的广泛运用,加拿大和澳洲的劳动生产率已经接近美国,排名世界前列,这令澳洲和加拿大的产品在国际上的竞争力更强,对于其国内的经济增长起到了良好的支撑作用。

举一个例子,加拿大总理几年前来到中国访问时,带了国内工商业的大批精英们,到国内来开展贸易合作洽谈,这仅仅是一个例子,加拿大正在致力于改变过于依赖美国的局面。实际上,加拿大是西方七强里依赖出口最重的国家。在去年美国和全球经济不振的外部环境下,加拿大的贸易状况却没有多少恶化,出口仅仅下降了0.6%,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已经成为了加拿大第二大的进口国,这得益于中国近年来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经济以及人民不断提高的购买力水平;加拿大是除了美国之外主要的自动化产品出口国,自动化产品出口已经成为了加拿大最大的出口类产品,占比例达到了23.6%,而这当中来自中国的订单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同时,其机电产品虽然具有较高的替代效应,且需求会因全球经济低迷而减少订单,但由于劳动生产率很高的关系,在国际贸易中仍然占据了很明显的优势。近年来,欧洲在加拿大整个贸易中所占的地位已经被亚洲取代,而亚洲特别是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要远远胜于其他地区,这样一来,对于加拿大出口商品的需求也随之加速,并且其增长幅度要大于其他地区,这导致了加拿大出口保持了较为旺盛的势头。因此带动了加元的升值。

3、高利率。

由于商品货币国家经济趋热,且历史上一直奉行较高的利率,利率水平是当前工业化国家中的佼佼者,分别以6.5%(挪威)、5.75%(新西兰)和4.75%(澳大利亚)跻身三甲,加拿大虽然核心利率虽然只有2.75%,但在G7中也仅仅次于英国。自“9.11”事件以来,国际政治经济形势混乱,企业丑闻、业绩警讯不断传出,恐怖主义导致的袭击甚至于战争此起彼伏,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明显发生了变化,繁荣昌盛时期人们偏好于追逐风险,然而在近年来,更多的投资者则开始躲避与厌恶风险转而重归对于利差追逐的交易,即便单纯投资于高利率货币,都会有风险低、收益稳定的特点,更何况这些商品货币国家的经济始终是国际经济中一抹难得的亮色,于是对于高利差的追求渐成2002年以来新的投资取向,这使上述几个主要货币在2000、2001年沉寂之后,终于在2002年迎来了高速发展时期。其中新西兰元去年初至今年最高位时涨幅近45%,澳元与挪威克郎的同期涨幅分别约为40%和42%,加元升幅也达到了19%。特别是年初美伊局势一触即发的情况下,美元全线下挫,全球的共同基金和投机者纷纷将资金撤出美元资产,除了流向传统的避险币种如欧元和瑞士法郎,也流向了上述提及的具有高收益率的商品货币,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年六月,美国经济出现极为明显的复苏信号才告一段落。去年一段时间以来,投资者对于美国经济的信心严重受挫,以及美元的周期性调整。除了传统的避险币种之外,这些货币也成为了一些投资者规避风险的首选。

从澳洲联储的利率决策看,虽然普遍认为维持利率有利于房地产市场降温,但澳洲的房价仍有可能在未来三年中再涨36%。 据经济分析组织BIS Shrapnel预计,到2006年,悉尼中等房价将增长24%,达到57万8千元。而在此之前,该机构预测悉尼的房价将在明年跌落10%。同时,澳洲另一重要城市布里斯本的平均房价则会上涨36%,达到30万。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澳洲仍然面临着相当的通胀压力,澳洲联储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可能维持目前利率水平不变,甚至有可能再次提高利率,以抑制不断升温的房地产价格。这对于注重利率水平的投资者无疑仍然具有相当的诱惑力和吸引力。

从加拿大央行行长道奇在上次降息后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中,似乎可以发现一些端倪,即加拿大央行的降息举措可能在近期告一段落,因此市场对于利差可能将会更加忽略,转而倾向于关注更多的积极消息。

4、高回报率的债券。

年初以来,加拿大、澳洲所发行的债券备受海外市场青睐。由于相对高出的回报率,使得上述债券在欧洲、尤其是在日本极其热销,申购债券的倍数远远超过了其他国家,对于其汇率的走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以具有指标作用的各国10年期债券息差相比较,澳大利亚比美国高出130基点,比德国高出100基点,比日本甚至高出430基点。这样,由债市而主导的国际资金流动,对商品货币在汇市中的表现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5、 商品价格的走高。

这主要是就澳元而言。从国际商品价格的形态看,特别是澳洲的一些初级产品如铁矿砂、煤炭、羊毛等在世界市场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这些货物又主要以美元标价,故价格的上涨明显有利于澳元的汇率走高。

6、全球经济的复苏。

全球经济的复苏特别是美国经济的复苏将左右着商品货币的走向。以近期为例,加拿大央行将核心利率调低了25个基点,本来按照常理而言,加拿大和美国的利差进一步缩小,是不利于加元的走势的,但随后加元不跌反升,并且在随后的几个交易日内,突破了加元前期的箱体下轨,这是因为市场强烈的预期美国经济的复苏已经明显的不可逆转,因此加拿大经济势必会从中受益,故加元在9月3日公布利率了降息25个基点的决策之后非但没有下跌,反而攀升了100点左右。

对于澳大利亚而言,日本一直是其最主要的经济伙伴,而日本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出现了明显的复苏,其第二季度的GDP增幅甚至在13年来首次超过了美国,这对于澳元自然是利好,因为如果日本经济实质复苏,日本消费者将会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对于澳洲的出口商而言,这意味着更多的出口机会,那么澳元有可能继续走稳。汇丰银行的首席外汇分析师就曾经说,澳洲的内在增长一一来自外部的进口需求可能令澳元在下半年升高至0.69的水平。从最近几天的情况看,澳元的走势明显好于欧洲币种,这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7、外资的流入。

由于这些国家具备良好的投资环境,完善的市场机制,高素质的劳动力,较高的劳动生产率,较好的市场,自然资源丰富,吸引了大批外国直接投资,而这些投资顺理成章的会推动其经济发展,且在汇入国内时必须要兑换成相应的本币,也推动了本币汇率的上扬。

在上个世纪人们研究商品货币的走势之时,基本上主要以美国作为参考,对于这些国家的经济基本面不做透彻分析,认为其同经济基本面关系可以忽略,但近年来,这些国家的基本面正在成为影响汇率的主要或者重要因素,并且其汇率波动不同于日元和欧洲货币集团,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规律。

四、近期商品货币的走向。

由于商品货币具有上述分析的特点,特别是相对较高的高利率依然对于这些货币的投资者和交易商具有极大的吸引力,且国内政治、经济环境良好,再加上全球经济逐渐复苏,乐观情绪渐浓,因此估计商品货币在可预见的未来内,仍然将会维持较高的汇价。去年以来,对于包括商品货币在内的主要国际货币的大幅贬值令美元元气大伤,自六月份以来已经渐渐脱离高点,且市场预期美元仍会继续收复失地,因此下半年美元兑各主要汇率可能会出现普涨的现象,但即便如此,商品货币的跌幅也将要小于欧洲币种。

1、澳大利亚。国内需求继续支撑其经济走强,且外部环境逐渐好转,故预计对于汇率的影响将以正面为主。达到今年的最高点0.6844似乎不成问题,且专家分析,这不仅仅是美元普跌所带来的结果,也是市场对利率的乐观展望,因此持续令高回报率的澳元受益。

汇丰银行的汇率分析师表示,澳元有可能在未来几周内突破0.69,并在年底的时候最终达到72美分。因投资者纷纷被澳洲4.75%的利率所吸引,而美国利率仅为1%,且不论美国经济复苏与否,澳元都将受到提振。针对目前出现的对美国经济复苏的质疑,特别是就业市场低密不振,众多外汇分析师称:“市场重又将注意力集中于两国间的利率差异。”16日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并再次表示将长期保持较低的利率水平,澳元预期仍将保持有较大的诱人利差优势。

2、加拿大。由于前段时间出现了疯牛病、SARS,目前还不能说这些影响对于一些产品的出口和服务业(特别是旅游业)的影响已经渐渐消退,但是加元基本上仍然具备了维持强势的条件。不过,整体而言加拿大似乎不甚乐观,在以下几个方面,加拿大的优势将会逐渐削减:

(1)、公司盈利:近期加元的急速上扬无疑将导致公司的边际利润下降;加元上升16%,公司盈利大约会下降8%。2002年,因加拿大经济增长较为强劲,能源价格高升,加元较弱,导致美加两国公司盈利差距巨大,但这差距正慢慢收窄,实际由于加元升值,及多种外在因素的影响令加拿大经济放缓,这种现象在2003年的上半年已经显露出来。

(2)、就业增长:去年美加两国经济活动中出现的不同是在就业增长方面。在加元疲软的形势下,促使加拿大公司主要依赖工资相对较低的本地劳工市场,并尽量避免采用较昂贵的进口机器。相反,加元强势将使形势出现逆转。 目前加拿大国内的失业率仍然维持在7。8%的水平,就业形势不容乐观。

(3)、通货膨胀:加拿大去年的通胀率超过美国。其主要因素包括持续炽热的加拿大经济增长、疲弱的加元等等。但以上因素已开始出现减弱的迹象。预计在2004年底之前,加拿大的核心通胀率可能回落到低于美国的水平。

加拿大国内的经济增长预期已经被调低,加元虽然近期还可以维持强势,但如果明年后年依然无特别亮点,可能会对加元的长期走势造成不利的影响。所以加元近期虽然仍具备触及几年来高位的动能,但中长期的走势则不甚乐观。

五、其他一些因素。

除了上述商品货币所具有的特殊属性之外,在最近一个时期,下列因素对这些货币兑美元汇率的影响程度尤其显著:

1、美元作为一个普通货币的自身周期性运动规律及币值高估状况;

2、美元的国际货币属性;

3、美元所代表经济体系的实质经济基础;

4、美国与主要国家的收益率差距;

5、美国股票市场运行状况;

6、国际资本流入美国的意愿和实际数量;

7、美国的对外收支状况尤其是贸易逆差的发展;

8、美国政府的汇率政策取向;

9、虚无缥缈而又无处不在的市场心理预期。

上述九大因素综合在一起对美元汇率产生不同方向的作用,其相互间的此消彼涨决定了美元汇率的调整方向和力度。因此,商品货币同样也不能避免被这些因素影响。投资者必须要注意这些方面的影响。
2014-10-19 12:05 添加评论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